.Charlotte

永远不死。

关于法小:


1.大概率不会再写了。现在新鲜的血液很多,应该不会缺文的。新人就去看超话小说楼和豆瓣,lof总榜也有很多,或者b站也能看文。


2.已完结全在合集里。目前只有一篇小妈未完结在微博,但发布的时候说了不负责更新,所以也不用抱太大的期待。


3.关于《末日相爱》和《悬浮月球》会不会二贩。实体印刷的话都是有最低印数量,法小这个圈不大,加上想入实体的人不多,所以想再次成团可能还是比较困难的。所以目前是无法二贩的。

但超话和咸鱼有时会有人出,不介意可以收,本子大概率都是比较新的。


就这么多。嘴上说不写,但偶尔可能会有小短篇发在微博,但只是,偶尔。

只是像《迷路》和《......

【潮斯】余震/part.5

“有啊,谁没有个喜欢的啊,都二十好几了,又不是和尚。”


海皇难得八卦,逮住他身边的高斯就要问。


当时海皇突然和身边的人说,哎我小学同学又结婚了,这才多大啊就结婚了。高斯就看了一眼他的手机,说现在这个时代早结婚的人越来越少了,没想到你同学那么小就结婚了。海皇听了就答,可不是吗,才二十二岁,我连女朋友都没有呢!


高斯瞥了一眼身边瞪着眼噘嘴的人,沉默了一秒,说,你开窍了吗就有女朋友?


杜海皇闻言可就不高兴了。他撒娇似的撅着嘴说,那我不是没遇到吗,遇到了我就开窍了。


说完他又八卦的问,那高哥你开窍了啊,你喜欢什么样的啊?让我听听。


于是就有了上面那句话。......

6 52

【潮斯】余震/part.4

在马浩宁高频称呼高斯为“老婆”数天后,原本总红着脸试图和马浩宁“掰头”的高斯也终于不再挣扎,甚至有时会用一种在看自家调皮小孩的眼神,眼睛盛着笑意,弯成细细的两道,也不说话,就干看着嘴上叫着“老婆”的人从一开始的打趣逐渐变得尴尬。马浩宁瞪着一双小狗眼,看着高斯不怒反笑的表情后心虚的声音渐消,甚至在对方镇定的眼神中生出一丝窘迫——高斯进化了!


他不害羞了!也不脸红了!这样就不好玩了!


马浩宁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人也随之焉了。他甚至还有几分心虚——高斯看着他的眼神,真的很像在看什么猫猫狗狗,或者是一个超级调皮不听话的小孩。


意识到这一点的马浩宁突...

4 82

【法小】赌徒/番

在微博翻到后来写的一点赌徒番外,补到这里来。


“所以那时候,那支玫瑰到底有没有烫伤他的手呢?”


法老从和小精灵确立关系的第一天起,就送了他一支玫瑰。


此后的每一天,小精灵都会收到一支新鲜的玫瑰。


刚开始还都是红玫瑰,惹眼的红色就这么细长的一枝,被小精灵捏在他葱白纤长的手中。他初时心情诧异,歪着脑袋问法老这是什么,后者刚帮小精灵把行李箱塞回到他房间里,看到对方目光直白地看向他,视线也落在刚刚自己背着小精灵在楼下花店买的那支新鲜玫瑰,答道:“送你的呀。”


他原以为自己会有一丝羞涩,却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坦然地道出:“确定关系不应该送点什么吗?”


自然......

4 106

愿你好,也愿我好。

5

长期兼职:


约稿- 25r/K,5K起步


挂着。

1

【潮斯】余震/part.3

海皇和小傲注意到,高斯和马浩宁的关系正在逐步变得亲密。


高斯一直以来都是他们团队比较聪明的存在。就是这样一个聪明的人,不仅视频剪的好,而且待人非常的真诚,不只一次,当他们团队其中的一个人在拍摄或者游戏中受伤,对方都会非常紧张的凑过来,眼里都是明晃晃的关心。


所以大家对于高斯和马浩宁突然变得很亲近这件事并不感到稀奇,因为大家都知道,高斯在用他的方式来安慰失恋的马浩宁。所以海皇偶尔还会去问高斯,说,马哥最近怎么样?看他的样子心情好像没那么阴沉了。


高斯当时窝在自己的小房间里,柔软的脑袋枕着软软的枕头,正半坐半卧在他的床上。他的手边是正在呼呼大睡...

5 83

【潮斯】余震/part.2

马浩宁正在努力地尝试着从回忆中走出来。


一时之间想要解封好似变成了上海人民的奢想。被嘟比尿了一小片的床垫放在阳台上晾晒了两天后还残留着一点点奇妙的臭味,马浩宁当时阴恻恻的扫了身旁一脸窘迫的高斯几眼,说要不你的猫等解封了抵了给我换个床垫得了。


听到这话的高斯忙不迭弯腰一直紧紧黏在自己脚边的小家伙,把它紧紧揽在怀里:“这可不行啊马哥!它怎么说也是我的小孩儿!”


“哼,小孩儿。”马浩宁哼哼,凑过去,把脸贴在另一侧干净的床垫边沿,脸上马上露出一副憾色:“那我的床垫还是我的小孩儿呢!你家小孩儿让我都没地儿睡了!”


“别呀马哥。”高斯的双颊有些许红,逆着明媚阳光用指尖捻住小猫的...

4 70

【潮斯】余震/part.1

“有啊,谁没有个喜欢的啊,都二十好几了,又不是和尚。”


高斯回答这句话的时候马浩宁正好路过。对方行色匆匆,穿过长廊后一个转身消失在客厅的拐角。海皇注意力被对方急促的脚步声吸引,刚刚一副好奇的样子望着高斯,眼下看到自家老板出现后忙不迭想去追,忙问对方那么晚了要去干什么。身穿黑色衣服的男人没回头,背影在玄关的昏黄灯光下晃出好几层:“人出车祸了!我去处理下!”


两句话没有主语,只道出引起他出行的事件。海皇茫然的站在原地挠挠自己蓬松的发顶,扭回头来看正盯着马浩宁消失方向的高斯:“哎?不是?是马哥女朋友不??“...


7 171

最后一次为《火花》说点什么。


一切都超出了我的预期,原本只是想完成一个rps的中篇故事,却越写越长。原以为一个月能完成,也拖拖拉拉的写了三个月。这三个月以来,看到很多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也收到评价说故事太过拖沓,有很多无意义情节,但同时也有人在说就喜欢这样细节到小事的过程,会觉得自己和这个故事是一个整体,整个人都可以完全代入。每一条评论都是珍贵的,无论对这个故事表达了肯定还是否定,因为至少有人在表达,有人在向我倾诉,不至于让我一个人像傻子一样,每天都傻想这一个章节到底有没有写好,写了什么,到底写的有没有意思,能不能让读者看懂。


我开始创作每一个故事的起点,都只是因为一时兴起。但我本......

 
1 / 47

© .Charlotte | Powered by LOFTER